球藻一顆

他說,迷路時便熄了燈火,跟著銀河走......

年齡差

距離十題


8.年齡差

喻文州當年還是個小毛頭時,叫他王大哥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王大哥變成杰希哥哥,後來又成了杰希哥。

現在,則是耳畔邊,溫柔似水的一聲──杰希。

【喻王】巫漏偏逢連夜雨 5

吸血鬼 喻 x 巫師 王,萬聖節裝扮那個,不過這裡他們真的一個是吸血鬼,一個是(人類)巫師ˊ∀ˋ)

------

       一早,王杰希走出房門,便見一隻蝙蝠緩緩從眼前飛過,他想也沒想,一伸手,捉住,開始研究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正想去睡呢!毫無防備、突然就被人捉住又捏又拉的,嚇得他趕緊變回人形,脫離人類巫師的魔掌。

     「做什麼這是?」喻文州努力板起臉孔,想讓對方知道他做了件多麼失禮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卻沒想到,王杰希又盯著他幾秒,很認真地說:「真的是隻普通蝙蝠。」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是好氣又好笑,回道:「當然是隻普通的蝙蝠,還有不普通的蝙蝠嗎?」

       一轉身,又變回蝙蝠,拍拍翅膀飛往客廳,邊飛邊說:「不行,我現在很睏,睡醒再跟你算帳,不然我虧大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則在心裡吐槽──會說話的蝙蝠不就不普通了嗎?

       吃完早餐的人類巫師準備開始新一天的工作進度,經過客廳時,見到一隻蝙蝠睡在椅子上,盯了會,笑著直搖頭──能睡得如此優雅的蝙蝠大概也找不到第二隻。

       拿了塊手帕給他蓋上,手向窗邊一揮,陽光便被窗帷阻擋在外。人類巫師開始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傍晚時,王杰希又見一隻蝙蝠飛進廚房,接著廚房立刻傳來躁動聲,很有些興致沖沖、蓄勢待發的意味。人類巫師無言,埋首繼續手邊的工作。直到晚餐時間,一切的一切倒也跟前幾日沒什麼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同樣在吃完最後一口飯菜後說了聲謝謝,躲在廚房門後偷看的眾廚具喜孜孜地縮了回去,喻文州則面帶微笑地看著他。王杰希覺得喻文州似乎有話要說,便也沒有起身離開──他也說不上來他是怎麼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的確有話要說,他也挺訝異王杰希居然能看出來。他正了正坐姿,開口問道:「你對吸血鬼很感興趣?」王杰希給了他肯定的答案,這讓喻文州能繼續他的話題......

       簡單來說,喻文州希望能入住王杰希家,當個正職的吸血鬼活體樣本供王杰希研究;而遇到他能解答的問題,他也很樂意回答王杰希。條件是,王杰希能定時給他吸點血。

       針對吸血這點,喻文州在王杰希開口前,已經繼續說明起被吸血者的種種利害和迷思,很是詳細的將王杰希未說出口的疑慮一 一打消掉,細心而全面到讓王杰希十分訝異。

       達成共識後,喻文州行了個禮,很正式的向王杰希致謝,臉上的表情也似鬆了口氣般。

     「幾天沒進食,身體有些吃不消了。」吸血鬼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想了想,也的確是這樣。白天喻文州大多在睡覺,醒來時也是在廚房折騰。而在王杰希就寢後,喻文州到底做了什麼他是不知道,不過依他設置的防護性法術都沒有被觸發到來說,喻文州確實都沒離開過這裡,那自然而然也就沒法進食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走向他,說了句「失禮」,修長的手指輕托起王杰希的下巴偏轉其方向,低頭向著他脖頸張口要咬下去......王杰希瞬間覺得不太對勁!

       非常不對勁!

       他立刻起身往旁邊躲,動作太大太突然,椅子就這麼向後倒了過去,發出「碰」的一聲,聲音之大,嚇得喻文州一楞,他也是一楞。

     「......怎麼了?」喻文州很是困惑地問道。王杰希反應之大,也是嚇了他一大跳──剛剛他應該很明確的說明了被吸血的安全性問題,而王杰希也確實聽進去了啊?怎麼反應還這麼大?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也很窘迫,尤其在發現喻文州臉上表情除了困惑還是困惑後,更加尷尬──只有他覺得怪嗎?!剛剛那個動作明明就很奇怪啊!

       人類巫師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,最後只得厚起臉皮問:「不能換個方式?」喻文州起先不太明白王杰希說的是什麼意思,後來見對方一手一直捂著脖頸不放,才大致明瞭。

     「那......換手?」喻文州試探的問。他其實不太明白王杰希目前的心情──剛剛那樣有什麼不對嗎?

       這大概是吸血鬼跟人類巫師碰上的第一個種族間的代溝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想了想,點點頭以視同意。於是喻文州托起他的手舉到嘴邊,正要咬下腕子時,王杰希又立刻抽走了手──他還覺得很怪啊!說不出的怪!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這次倒是被氣笑了,打趣道:「王杰希,你整我是不是?」王杰希自己臉面也有些掛不住,他一向是說話算話的人,可是剛剛那些畫面實在是讓他招架不起.....他只得再硬著頭皮問:「還有沒有......別的方式?」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望屋頂──還要什麼方式?看來他今天是沒望吸口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無奈地變回蝙蝠,訕訕然飛走,打算找個地方傷春悲秋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一看到變回蝙蝠的喻文州腦中一個機靈,伸手又一把捉住喻文州,說道:「我知道了!」眼中熠熠生輝,讓喻文州直覺不太妙......


    「王杰希,你是在整我吧!是吧!」蝙蝠喻文州咬著王杰希一根手指頭,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只是伸手戳戳他肚子,嘴角微微上揚地回他一句「愛吸不吸」,心情極好──真是筆好買賣,還賺個好廚子呢!

------

昨天沒發的原因,是在糾結如何讓喻隊住進大眼家,真的很糾結,說糾結一整天也不為過(倒地不起

很想寫的地方是蝙蝠喻咬大眼手指吸血

然後喻隊為何要用蝙蝠型態飛進廚房,而不用人形走進去,可以說是剛睡醒的迷糊狀態,但說私心更貼切(被打

至少吸血鬼終於吸到血了(ˊ艸ˋ*)

【喻王】暗夜塵星 2

---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位魔道學者。而遇上他這事,就要從喻文州進到森林的第一天說起。

       他是躍躍欲試地進到森林的。但所謂理論與實踐上的差別,少年在驚動了第二隻獵物時,已經體會得十分深刻了。

這不叫差別,叫天差地別!

       吐槽歸吐槽,但他並沒有要放棄的念頭──就是在那時,那騎著掃把的身影,闖入少年淡藍的雙眸,並蕩起了漣漪。

      喻文州對魔道學者這個職業並不熟悉,但他能肯定地說──這人很厲害!

        那魔道學者在錯綜複雜的樹林裡飛馳,速度卻不減半分。像是樹木突然移動讓位與他,他一路無阻,喻文州卻深知,這是對方精準判後所決定的路線。黑色身影十分瀟灑地在樹木生長較微稀疏的地方,急起直衝,最後衝破樹林,消失於他的目所能及的範圍。

       少年術士當時清楚的感覺到體內的血液在沸騰,心臟過於強力的鼓動,使他呼吸有些紊亂。

就是這個,他在心裡興奮地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就是這種能將腦中的想法、判斷、意識,一一加以實現的執行能力──這就是他所缺乏的!

       想到此,喻文州突然覺得有些沮喪,心底突然竄出「不可能」的想法,下一秒,被他毫不猶豫地趕了出去。眉目間頓時一掃頹喪,剩下的只有堅定不已的信念。

       而自始不曾動搖的,是他想認識那位魔道學者的心情。



       他到底還是把自己想得太厲害了。

       在越來越深入的森林中,加上越漸暗下的天色時,少年術士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就算四天觀察下來,對方的確是往這個方向飛的,也不能保證對方不會在途中改變方向。仔細想想,他有太多的細節沒考慮到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太衝動了啊......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輕嘆了口氣,那時怎麼就一股腦地說走就走呢?

       雖說如此,他卻沒打算回頭,仍然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所謂命運,大概就是如此吧!

       他又走了會,不遠處傳來人們交談的聲音,孩童的笑聲──這裡,有村落?

       少年術士有些驚訝,他緩緩走向聲音的來向。此時夜幕已至,陰暗的森林沒了半絲光線。

       他來到的地方,似乎是那村落的廣場。

       黑暗中,空氣中慢慢游離起點點螢光,這讓少年術士能稍稍看清周圍的景象。四周三五成群的村民站著,當那些螢光憑空出現時,每個人都發出小小的驚嘆。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於位於中央,那未燃起的營火,沒有人注意到從森林走出的少年術士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左右看了看,並沒有見到像是魔道學者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此時,空氣中的螢光開始流動、聚集,漸漸變成較大的光球,像衛星般環繞著佇立於中央的人影,瞬時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少年術士看見了那位魔道學者。他頭戴標誌性的大尖帽,一眼帶著單片眼鏡,一襲黑色道袍與披風襯的身材頎長。

       那魔道學者打了個響指,廣場四周的火把瞬時已被點燃。

       他兩手在胸前交叉,指尖夾著迷你燒瓶,接著揚手將其丟向半空。燒瓶剛一離手,雙手做了個向上拋撒的動作,卻是星型的紙牌翩翩飄落,又是一個響指,瞬間,數十道光線自紙牌衝出,將燒瓶擊了個粉碎,跟著裡面如熔岩的液體,一同撒在那堆營火木材上。

      「轟──」地一聲,熊熊烈火並著熱烈的歡呼聲,響徹夜空。

      「好!」

      「太精材了!」

      「不愧是魔術師!」

       魔道學者在歡呼聲中,一手放在了胸前向著四方致意,嘴角掛著淡淡的笑。少年術士在與他對上眼時,他清楚看見對方動作頓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他們第一次互相將對方映在眼中。

------
突然發現,只夠貼三篇,難過(躺)


【喻王】暗夜塵星 1

這是坑坑坑,先說一下

這篇的世界觀就是個奇幻世界,大概就是有龍有魔法有勇者(?)的那種感覺

喻隊跟大眼在這篇的外貌設定上是索克薩爾和王不留行的形象,職業也是術士跟魔道學者,年紀大概是十幾歲。因為還是算他們本人,所以就不打索王tag了


剛萌上喻王那時候就寫的,已經放置幾個月沒動,可想而知後續茫茫(遠望)

然後很不要臉的說自己很喜歡這篇,不過真的難產......

可以接受再看下去,感謝///

------


       茂密的樹林遮擋了陽光照射的軌跡,使得這片森林終年壟罩著幽暗陰森的氛圍。

       林中一隅,少年被一襲黑色法袍包裹著,只露出雙沉靜如冰川的淡藍色眼眸,直盯著不遠處一只正警戒著四周的野兔。

       野兔四處張望著,在確定身邊並無威脅後,解除了警戒,蹦噠蹦噠地繼續往前跳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就是現在!

       少年舉起手杖,口中唸唸有詞,六道黑中泛紫的光,在暗處慢慢生成,無疑是為其上了層絕佳的保護色。他緊盯著野兔的動向,在牠剛踏入光柱圍起的範圍時,手杖一揮,六道光柱迅速凝結成牢籠,將那隻野兔困於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   少年喜出望外,幾天下來,終於成功捕捉到了第一隻獵物,要說不開心是不可能的。正想向前去見見那「戰利品」,結果腳下一滑,又被過長的衣襬一絆,立刻臉朝地,跌了個叫透徹。

      「唉唷......」少年揉了揉摔著的臉,心中也止不住地想吐槽自己這不靈光的姿體協調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道細微的聲響傳入少年耳中,他心裡叫了聲不好,急急忙忙抬頭一看,那黑紫的光牢已消失,原本受其所困的小獸在解除了桎梏,自然是拔腿便逃。

      「我、我的晚餐啊......」少年是想哭的念頭都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低垂著頭,自我沮喪了會。再度昂首時,透澈的藍瞳卻已是平靜無波的沉穩。
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在棵已橫倒的樹幹上坐了下來。這裡是這片森林裡難得可以見到大片天空的地方,不知何種原因,樹木似乎拒絕在此生長,說好似的空出個圓,讓這座陰暗的森林也能一睹陽光的風采。

       他掀開法袍的帽子,一頭銀白的長髮有些凌亂,甚至還黏了不少剛剛因跌倒而沾上的枯葉。他沒多在意,只是抬頭看著藍天白雲,似在思考什麼,又似......只是單純地在發呆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是第四天了,喻文州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四天前,喻文州獨自一人進到了這座森林,開始了自我修行。他是位術士,更準確來說,是位新手術士。他很聰明,小小年紀,卻已經學會了不少同齡人還參悟不透的高階咒術,卻苦於身體上的因素,導致實戰的發揮總是差強人意。

       所謂身體上的因素,簡單來說,就是肢體的動作跟不上腦中的判斷。這對一般人來說或許不成問題,但對於目標是要成為頂尖術士的少年來說,沒有克服自己短板的決心,那還是乾脆點,早早回家,孝順父母比較實際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幾天下來的訓練,他很清楚是有用的。第一天,他可是完全沒法接近半隻動物的,一動,立刻被牠們察覺,「咻」一聲就沒了個影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,他努力跟蹤牠們,仔細觀察、研究牠們的習性,終於在第三天,能妥妥的逮著,然後發個咒術不驚動牠們──但抓不到就是抓不到。第四天,就今天了,抓是抓到了,結果自己「神來一筆」,跌個臉朝地,讓到嘴邊的肉,直接是長腳跑了......

       他還能說什麼......自己果然還練不到家啊!

       少年術士鬥志不減,右手舉起法杖氣勢十足的一撐地,借力站了起來,打算為了晚餐......當然最重要的是訓練,繼續努力拚搏時──他並沒意識到,自己僅靠短短一天的觀察,便能捕捉到動物的習性,並在短短的四天內,進步神速──一道黑影劃破天際,自他頭上急速飛過。

   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開心地想,淡藍的眼眸注視著已不見黑影的藍天,卻仍熠熠生輝。他沒有遲疑很久,再度踏出的步伐,已不是向著原先決定的方向了。

       少年術士走向了一條陌生的道路,他不知道前方會有什麼在等著他,但卻確信能遇到他。


------

另一篇今天更不出來,不好意思(跪)

暗夜塵星那時候寫出來原本就想貼的,不過怕沒後續就一直不敢貼

可是我真的好想貼qqqqqqqq

再順道說一下,貼四篇就坑了,讓人可以有點心理準備......

【喻王】巫漏偏逢連夜雨 4

吸血鬼 喻 x 巫師 王,萬聖節裝扮那個,不過這裡他們真的一個是吸血鬼,一個是(人類)巫師ˊ∀ˋ)

------

       且不說在森林中又發現什麼稀少物種的王杰希。

       蝙蝠喻文州拍著翅膀回了人類巫師家,心情十分低落,鑽進門裡,便聞到淡淡的食物香氣。他又拍拍翅膀到了廚房邊,見裡面正忙碌著,眼珠子轉了轉,「咻」一聲已變回人形站在廚房內,一手捉著正要飛到爐火上的平底鍋,一手握住了菜刀。

      「來,快告訴我,你們家主人愛吃什麼?」吸血鬼如是說,笑得燦爛無比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意識到喻文州不見時已經接近中午了,心裡正感嘆自己的不小心,讓個珍貴的研究對象飛了,同時卻也割捨不下今天收穫到如此多可遇不可求的寶貴材料。

       飛了就飛了吧!王杰希寬慰自己,雖然心中依舊遺憾。心裡已如此建設過,以至於在回到家,見到坐在滿桌佳餚前衝著他笑的喻文州,王杰希是著實愣在那。

       回過神,他立刻將「怎麼回事」的目光投向圍在喻文州身後的眾烹調用具,卻驚覺到它們似乎回以自己異常熱烈的期待目光,讓他背脊瞬間毛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依舊是那副優閒自在的樣子,面帶微笑地看著他,但後面跟著的「一大群」,實在很難不讓人感到壓迫......而且很詭異──王杰希第一次懷疑起自己家是否不太......一般?

       話又說回來,人類巫師抵抗了會一隻吸血鬼外加眾多烹飪用具的壓迫性目光攻勢,最後還是因勢單力薄,宣告敗北。王杰希戰戰兢兢的坐上椅子,僵硬的拿起湯匙舀了匙眼前的濃湯舉到嘴邊,腦中跑過上萬種可能有害自己的毒物、魔藥和解毒所需的各類材料跟製作方法......

      而在不遠的將來,喻文州知道這件事後,立刻做出捶胸的動作,擺出一副深受傷害的表情,惹得王杰希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王杰希將湯匙放數嘴中後,眼睛瞬間亮了,而那群烹飪用具似乎「看見」他的表情變化,也有些小躁動。人類巫師看在眼裡,於是他刻意很平淡的說「不錯」,躁動瞬間又變成失落。這轉變讓王杰希嚇了一跳,怎麼他家的東西幾天沒注意感情就變得如此豐富,心裡則升起一股莫名的罪惡感。

    「他騙你們的。」王杰希細微的表情變化喻文州自然沒錯過,一語點破。而王杰希尷尬地咳了聲,眾器具也都確定自己是被主人給矇了,立刻抱以哀怨的「目光」。 王杰希抬眼望屋頂,心底油然而生一種說不明的危機感。

       不過既然小心機被道破,再裝也沒意思。人類巫師只得重新發表真正的心得,很誠懇的,卻發現眾器具居然不領情!這是什麼情況?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眉頭深鎖,仔細思考要說些什麼話才能得到眾器具的原諒時,坐他對面的喻文州用拇指與食指比了個「U」字型在嘴邊比劃了下,加深了臉上的笑容──王杰希莫名來氣啊!但眼前的氣場似乎就是在跟他表示:不這麼做就不放過你......

       他只得努力讓自己牽出真誠的笑容,說:「真的很好吃,謝謝你們。」眾器具才收起哀怨的目光,一些上下亂竄起來,一些則好似擊掌般,互相碰撞,屋內瞬時熱鬧起來,王杰希才鬆了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的笑聲夾雜在熱鬧聲中──明明就會笑嘛!剛剛那麼僵的笑容是怎麼回事,吸血鬼心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幾天後就明瞭心裡那股危機感是什麼了──原本怕喻文州怕得要死的廚房傢伙們都不怕他,反倒喜歡上他,甚至可以說到了崇拜的地步!雖然不太想承認心裡有點吃味,但每當看到準備著三餐廚房似乎比以前要來的歡快熱鬧,而餐桌上的菜色更是精緻美味了許多......人類巫師無奈地笑了笑,繼續自己手邊的活,並且開始習慣在用完餐後,向著面前的人和廚房的方向道聲謝。

------

修修改改又已經這個時間了(躺)

今天還是沒寫到原本想寫的地方,不知道這樣是不是算拖(遠望)

【喻王】左臉、右臉

       那是喻文州無意間看到的,一個攝影家將人像的左臉跟右臉,利用翻轉合成,做成一張皆是左臉和一張皆是右臉組成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底下便也有網友有模有樣地弄了幾張知名影星的左右臉譜圖出來。而他們電競選手也是沒逃過網友魔掌的。其中,身為全聯盟裡有名的大小眼──王杰希──的左右臉照片受到最廣大的回響。

      由正常大小眼睛那半邊組成的照片,魔術師成了是個實打實的帥哥。喻文州看到時,只有「王杰希如果真長這樣,聯盟裡帥哥的代名詞可能要換人了」的客觀想法。而看到另一張由大眼那半組成的照片時,喻文州炸了,腦中如跑馬燈般跑過連綿不絕的「妖孽」二字──只見照片裡,一雙大眼睛的大美人正靜靜直視著前方,有那麼點冷豔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那天,王杰希被突然摟著他說「杰希大大,你長這樣真是太好了」的喻文州搞得一頭霧水。

------

之前有看過這樣的攝影作品,突然想起來,就拿來喻王一下(?)

附個連結

【喻王】巫漏偏逢連夜雨 3

吸血鬼 喻 x 巫師 王,萬聖節裝扮那個,不過這裡他們真的一個是吸血鬼,一個是(人類)巫師ˊ∀ˋ)

------

       傍晚時分,廚房再度傳來躁動聲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停下手中筆桿,抬眼望去,就見一隻蝙蝠不緊不慢地飛出來,一眨眼,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已站定於那。

     「你的廚房好有趣。」喻文州笑著說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沒理會他這句話,心裡正忙著琢磨這「變身」是什麼原理呢!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倒也不太在意被人直盯著,自顧自地在房裡走了一圈,最後坐上椅子,翹起修長的,很是優雅自在。王杰希收起打量的目光,又動筆多寫了幾筆,才離開書桌,坐到喻文州對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「這是什麼?」喻文州看著被推到眼前的紙張,上面乾淨俐落的筆跡寫著他不是很能理解的東西,什麼蜈蚣腳、蠍子毒液、蜥蜴乾之類的......寫滿了一張。

      「你翻了那鍋的材料清單。」王杰希淡然地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見到眼前喻文州的笑臉瞬間僵了,王杰希才緩緩地補了句「開玩笑的」。

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鬆了口氣,見眼前的人嘴角微翹著,才發現自己被整了。

      「好了,來說說你該怎麼賠我那鍋魔藥?」王杰希正色道。

      「你怎麼不先檢討一下自己擄人滅口的行為?」喻文州一手支著頤,笑著看王杰希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揚楊眉,倒也回不出半句話,只好改口問:「你真的是吸血鬼?有證據嗎?」

     「你讓我吸口血,我證明給你看。」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深感自己問了個蠢問題。喻文州盯著他半晌,倒是笑了出來,一句「開玩笑的」馬上回敬給他。

     「很抱歉弄翻你的魔藥,雖然我覺得錯不完全在我。」吸血鬼起身向他行了個禮,接著說道:「我很樂意幫你收齊所需的材料,感謝你讓我見識到這些有趣的東西。」好看的眸子看著王杰希,真誠無比。

    王杰希自然是不會拒絕的,道了聲謝,隨意又聊了幾句,便放任喻文州繼續去折騰他家的東西,隨後也做起自己的活,一個晚上也就這麼過了......

       隔天王杰希起來時,喻文州已經坐在他的書桌前,笑著看他,一臉躍躍欲試,讓王杰希很是困惑。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可說是乘興而往,敗興而歸。他自知自己不是個特別頂尖的吸血鬼,但在怎麼說,他還是吸血鬼!原本想在王杰希面前樹立一下「我族」的威望,沒想到卻是踢到塊大鐵板!

        一早,喻文州見到王杰希時,便很直白的表示他並不知道那些材料要去哪裡找。王杰希也沒笑話他,點點頭,表示自己明白。用過早膳、收拾一下,一人便帶著一鬼出門了。

       這裡喻文州要解釋一下:吸血鬼並不是曬不得太陽,只是對陽光過敏,因此打心底不喜歡早上出沒──你說何苦呢?

       不過他本來就是族裡有名的異類,遮陽裝備只要齊全點,就算是站在正中午的太陽下也沒什麼好怕的,更何況這是座極其茂密的森林。

       總之,喻文州跟著王杰希來到目的地正準備大展身手時,人類巫師展現了非常人的快、狠、準,已經將幾隻不知名的昆蟲裝瓶又放回包裡。

     「意外的收穫。」王杰希對他說,心情似乎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當然也不是隨便就會被嚇到的人,捉幾隻蟲子他還是游刃有餘的,雖然跟王杰希比來還是有那麼些差距......更重要的事,當他將收穫交於王杰希時,被對方說「這不行」。

       幾次下來,喻文州都有王杰希是故意整他的想法了,但人類巫師臉上始終沒見半分開玩笑的意思,他也只能摸摸鼻子,繼續努力。

      在被駁回的第一百零一次,喻文州變回蝙蝠,拍拍翅膀飛走了,背影顯得很是失意落寞。而王杰希仍沉浸在又發現一種異常稀少的物種的喜悅中,渾然不知。

     今天真是幸運!人類巫師感嘆。

------

今天的字數好像又比昨天多一點點,有點開心啊(*ˊ∀ˋ*)

很想讓他們多對話一點,可是實在是掌握不了......

戰術大師跟大眼的心思豈是一般人能懂的((淚奔

個性崩了,只是因為他們在談戀愛((並不是

【喻王】巫漏偏逢連夜雨 2

吸血鬼 喻 x 巫師 王,萬聖節裝扮那個,不過這裡他們真的一個是吸血鬼,一個是(人類)巫師ˊ∀ˋ)

------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那大鍋子將喻文州倒出來的地方是間浴室,但裡面的景象,對於一個少說也活了幾百年的吸血鬼來說,還是有些驚人的──浴室中的各種東西,都像是有生命般地在四處飄動亂竄著。

       一條毛巾見他仍坐在地上遲遲不動作,便飛過來,捲起他的手拉了拉,似乎在催促他快點。喻文州直到被那條毛巾拉到浴缸邊,臉被蓮蓬頭狠狠的噴了滿臉水才回過神。但在盯著眼前扭來扭去的蓮蓬頭,感受到它似乎正在對自己放嘲諷,而拉著他的那條毛巾似乎嚇了一跳,慌慌忙忙地往他臉上亂抹......喻文州不可置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一個澡洗下來,喻文州腦中徘徊著:蓮蓬頭不是很喜歡他、泡泡們很像小孩子;海綿跟刷子可能有潔癖,搓的他好似要脫層皮;那條拉著他的毛巾似乎總有些緊張,不過感覺是個......是條好毛巾。

        當浴室的門再度打開時,喻文州穿著好幾支衣架打了一架,最後勝出的那支衣架上的衣服,而那支衣架不知怎麼就緩緩飄到地上,似乎很是滿足──吸血鬼決定不再細究那支衣架了,不過就是件很普通的襯衫跟褲子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環顧了下四周,房內已不見剛剛潑得滿地的奇怪液體,最大功臣大概是那支在房裡略顯疲態地遊走的拖把,一條抹布則是正低空飛行,巡邏著家具底部是否有被波及到。眼角瞥到牆角時,似乎看見剛剛那只大鍋正躺著睡大覺,喻文州立刻收回眼角餘光,直直看向坐在椅子上喝茶的男子。一只銀托盤飛過來輕輕撞了下他,接著飛到男子眼前的座位邊。

      直到他坐上椅子,那人才開口,輕輕冷冷的聲音說:「你是誰?」
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其實想直接問「你是什麼東西」的,他可沒忘了掉鍋裡的是隻蝙蝠,下一秒卻冒出個人翻了他幾天的心血。不過眼前的人長的溫文儒雅,直接問人家是什麼東西似乎不太禮貌,還是婉轉一點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看著眼前的人盯著飄在半空幫他倒茶的茶壺,直到茶杯斟滿,茶壺飛也似的逃入廚房後,才轉回來看他。王杰希回看著。半晌......

     「那只茶壺是不是怕生?」

     「......你太直白地盯著它,它不自在。」

      談話間,王杰希只覺得有些煩躁,對方很明顯地沒把他放在眼裡。只要個托盤還是個什麼從他身旁經過,都會被一把揪住,翻來覆去的仔細研究,到後來,連主人的杯子空了,那只茶壺也沒敢再飛出來替他斟水。王杰希只好放下空茶杯,開口道:「你說說你是什麼東西,說完後,我讓你進廚房研究它們?」廚房頓時傳來不明的躁動。

       至少王杰希還是知道了眼前的人是隻名叫喻文州的吸血鬼,而喻文州知道住在這的主人叫王杰希。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是說話算話的人,談完也如言放了喻文州進廚房。雖然不知道這吸血鬼是真是假、是善是惡,但確實引起了王杰希的求知慾──他還沒研究過的吸血鬼呢!

        在布置了幾個防護法術,以測自身安全並預防重要的「研究對象」逃脫,確認一切萬無一失,王杰希便放任天翻地覆的廚房,回房睡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,王杰希看著廚房半邊空曠、半邊壅擠,再抬眼看了空曠邊上方的梁柱,一隻蝙蝠坦蕩蕩地倒吊在陰暗的角落睡覺。王杰希揚揚眉,隨後拍了拍手,讓各項物品快點乖乖回歸原處,沒有第二句話。

------

喻隊被寫得不太帥,之後再努力帥喻隊((躲躲躲

【喻王】巫漏偏逢連夜雨 1

吸血鬼 喻 x 巫師 王,萬聖節裝扮那個,不過這裡他們真的一個是吸血鬼,一個是(人類)巫師ˊ∀ˋ)

題目就不要在意了,臨時想到,就先用著吧

文真的都寫不長......(遠望

------    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與喻文州的相識過程說來有些好笑,或許就是因為這段淵源,外界才總認為他們是死對頭──說王杰希當時是真想要喻文州的命其實也沒錯......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是位巫師。那天,他正準備製作一種魔法藥水,卻發現其中所需材料「蝙蝠」的庫存沒了。因為無法用其他材料替代,他也只好乖乖外出補貨──好在附近就有一個蝙蝠洞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所居住的地方是他雲遊四海,最終找到的寶地......屬於巫師的寶地。以他房子所在地為界,一半為蓊鬱茂密的森林,裡頭擁有形形色色的草藥,另一半陰暗枯槁的沼澤地,則是聚集許多蛇蠍毒蟲。各類魔藥所需的材料在此用隨手可得四字實不為過。王杰希踏上這片土地時,只覺得自己不知是幾世修來的福氣,讓他有身之年能找到如此可遇不可求的寶地。

       多年以後,看著翹著修長的腿,飄在半空中看書的喻文州,王杰希微微揚眉,倒也真是三生有幸,可以見著長的如此人畜無害的吸血鬼,當然,只是看起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總之,喻文州混在了他捉回來的蝙蝠群裡,差點被王杰希丟到大鍋裡煮了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這時得為自己平反幾句,他和他的好朋友們安分地在洞裡乖乖睡覺,是王杰希跑來擾人安寧的啊!好好地在家睡覺,誰知道會有人闖家門還直接擄人走的?這跟他是不是吸血鬼是全然無關的!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在這片土地沉睡了一陣子,最近才剛醒過來,但因為這片廣闊的森林,人煙稀少的可憐,他又餓得實在經不起長途跋涉離開此地去覓食,最後只好化身蝙蝠,減少體力的流失,暫且找些動物,吸食牠們的血充充飢,雖然味道真的不是太好,但多少能緩解飢餓感,慢慢恢復體力。

      誰知當吸血蝙蝠剛上手沒幾日,就被王杰希給捉回來還差點丟鍋裡了......

    喻文州其實不算個很稱職的吸血鬼,跟其他同類相比,他的動作可以說緩慢的令人覺得慘不忍睹。再者,身為黑夜的子民,那股渾然天成、吸引人的危險氣息,他也是沒有半點的。

       雖然王杰希挺想針對這點說句話,但那都是後話了。

       蝙蝠喻文州那時睡得正香,突然覺得好似被拎了起來,微微睜開眼,見的卻是一大鍋裝滿奇怪顏色的液體,嚇得他趕緊拍著翅膀,掙扎地脫離抓著自己的東西。王杰希也被嚇得措手不及,他在捉蝙蝠時是有用上迷藥的,依他幾次經驗,還沒碰過牠們有哪隻突然轉醒的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於是一人放手,另一隻卻是沒飛好,到頭來還是掉進了大鍋裡。喻文州慌亂中趕緊變回人形,翻了王杰希一大鍋魔藥,潑的滿地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先映入喻文州眼裡的是沾滿詭異顏色的法袍下擺,抬頭見的是雙大小眼直勾勾地盯著他──微簇著的眉,表達著不滿。

     「厄......」他剛想開口說些什麼,只見那男子手一揮,那只大鍋子突然像是有生命般地動了起來,一抬,將他又裝了回去,將他帶到一個房門前,門一開,他又被那鍋子倒了出去......


------

那個門是浴室的門,

我也不知道我要表達什麼,可是就是想解釋一下(ry

深深覺得吸血鬼永遠是萌萌的題材~

貼紙來了www 沒想到切圓角是變成圓的,可是好像更可愛了www